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古浪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4273

积分

0

好友

1349

主题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1-2-20 20:48:59 | 查看: 34| 回复: 0
  南方网讯“张黑瘸”真名叫张炳林,因其自小患小儿麻痹,人长得又黑,因此人们都叫他“张黑瘸”或“张瘸子”。“张黑瘸”1961年2月出生在古浪县一个革命家庭。其父是陕西人,青年时期即投身革命,1949年9月,他随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二兵团进军河西走廊,并参加了解放古浪的战役,1949年9月14日,古浪解放,古浪人民获得了新生,张炳林的父亲随即留守古浪,成为新中国第一批建设和管理古浪的干部。
  “张黑瘸”共有兄弟6人,“张黑瘸”排行老二,张炳和排行老三,张炳宏(又名张大宏)排行老四,张炳峰排行老五。他们从小游手好闲,生性好斗。“张黑瘸”在上小学时,就是有名的“惹不起”,在当时动乱的年代里,班上的同学们每天都要轮流从家里为“张黑瘸”拿馍馍,谁要是拿不上,那你就别想进教室。渐渐地,张炳和、张炳宏、张炳峰等人,也仗着“张黑瘸”的威名,在学校里成了“霸王”。
  “张黑瘸”的父亲一心扑在工作上。这位革命老人,面对家中七八个孩子(“张黑瘸”共兄弟姐妹8人),沉重的担子压在他身上,使他心力交瘁。“张黑瘸”小学毕业后,便过早地浪迹社会,走向了闯荡“江湖”的生涯。“张黑瘸”的几个兄弟也先后沿着“张黑瘸”的“足迹”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当“张黑瘸”的同龄人还在初中的课堂里读书的时候,古浪信息港“张黑瘸”已成为古浪至武威、古浪至兰州、古浪至土门等线路公共汽车上的小扒手。
  当时,正是我国城市经济和农村经济开始走向繁荣的年代。人们有钱了,农民们开始进城。在商场、在市场、在公交车上、在医院,都有“张黑瘸”出没的身影,他在这个巨大的市场中寻找着自己的位置。在同行中,“张黑瘸”每天的收入是最高的。“张黑瘸”的“劳动”所得,都成了他笼络各路“好手”的招待费。
  不久,“张黑瘸”便从众多的小偷中“脱颖而出”,取得了“贼王”的地位。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张黑瘸”拥有了一支铁制的拐杖,这是他的秘密武器。他像握着一支拐杖一样,紧握着他手下众多的虾兵鳖将。这时,他已洗手不干,但他每到一地,就有人前来“纳税”。
  在这一时期,“张黑瘸”的势力已覆盖古浪全境,并达到了武威、景泰、天祝等邻近县市,“张黑瘸”完全取得了古浪“贼王”地位。1988年,“张黑瘸”因犯盗窃罪被法院判刑4年。1993年,他又因犯销赃罪被拘役6个月。张炳宏1988年和1992年两次因流氓罪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4年和1年。
  “张黑瘸”从监狱里几进几出,他已经不满足于以偷为生,因此,便开始操持其他行业。
  1995年,武威籍人王文、王斌兄弟俩在古浪县某宾馆开了一家夜总会,“张黑瘸”多次带人对这家夜总会进行滋扰,并用其多次受到打击处理的恶名收取保护费2500余元。一天,“张黑瘸”见夜总会新添了一台“康佳”大屏幕彩电,便命令王文将这台彩电搬到了他家。在1995年,“张黑瘸”强迫这家夜总会每月为其发工资500元,并在夜总会白吃、白喝、白玩,肆意挥霍达1.6万元。为达到长期霸占这家夜总会的目的,1995年11月22日晚,“张黑瘸”以王文不理睬他为由,用顶在王文的胸口射击,王当即中弹倒地。事后,“张黑瘸”怕闹出人命,连夜上门请来了古浪县医院的一位副院长和外科主任,命其抢救王文。王文脾脏擦伤,肠子被打断,后经法医鉴定为重伤。事后,“张黑瘸”威胁王氏兄弟不准向公安机关报案,否则要他们的命,王氏兄弟慑于“张黑瘸”的恶势力,未敢向公安机关报案。王文受伤住院十多天后,偷偷地转往武威治疗,并将价值30多万元的夜总会拱手让给了“张黑瘸”。
  “张黑瘸”接管夜总会后,古浪人慑于“张黑瘸”的恶名,不敢上门寻乐。为此,“张黑瘸”想出了一个高招:为古浪县各单位、各部门和有钱的商人发请帖,请他们定期上门消费。
  可以说,当时古浪一些部门的人为了求平安,都硬着头皮前去消费。但是,一进“张黑瘸”的夜总会,很多人都战战兢兢,怎么还能乐起来?
  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拼多多招聘“张黑瘸”逐渐成为古浪县各行各业有钱人的“保护伞”,老百姓则称“张黑瘸”是什么也能管、什么也敢干的“国际警察”。凡是到古浪县做生意和搞经营的外地人,可以不到工商和税务部门去申请登记,但是不能不到“张府”上去“请安”,在交足了一定的保护费后,“张黑瘸”会拍着胸脯说:“你放心去经营。”在古浪,在“张黑瘸”的恶势力威慑下,很多生意人都要受他的管理和为他纳税。
  “张黑瘸”不但在古浪县境内强收“保护费”,还到有古浪人做生意的外地去收“家属保护费”。古浪老百姓说,有古浪人的地方,就有“张黑瘸”的黑影子。
  在新疆、酒泉、敦煌、玉门等地,有不少古浪人做大了生意。“张黑瘸”收集了这些在外地古浪人的情况,每到元旦、春节前,“张黑瘸”就在古浪县城内任意指定一辆出租车,到外面去收“家属保护费”。在外地的古浪人,为了求得家中亲属的平安,也只好花钱消灾。张大宏的鸿门宴
  每年春节期间,“张黑瘸”家的老四张炳宏总要设宴请客,“答谢”古浪县有头有脸、有钱有势的人物。
  以1997年春节张炳宏请客为例,这一次,他排了十七八名客人的名单。在腊月二十七八,张炳宏派手下拿着大红请柬逐一去请。从正月初一到正月初六,张炳宏家的宴席桌上始终只摆着四道冷菜,赴宴的人战战兢兢地进来,恭恭敬敬地问声好,大大方方地拿着大红包包双手敬上,张炳宏摸摸包包的厚度,说个“请”字,来人就可以走了。
  谁都知道张炳宏摆的是鸿门宴,但大家知道,只要包包(指钱)厚实,张大宏也不会学霸王。但是,不懂行情和不懂规矩的人,可要吃大亏。
  1996年,古浪县定宁乡的一个包工头张某,春节期间没有到张炳宏家赴宴,张炳宏便伺机报复。这年夏天,张的儿子小学毕业,按照古浪县的风俗,家中孩子小学毕业后,每家都要大设宴席,请宾待客。张某在请客时没有请张炳宏。一天,张炳宏在街上遇到张某,他首先将张某以没有请他为由打了一顿,而后将张某“请”到他家里,并对张某说:“你儿子小学毕业请客没有请我,我花3000多元钱给你儿子买了个冰箱,请你带回去。”张某不从。张大宏又以请张某喝酒为由,买来两瓶雷台酒,盛在两只大碗里,拿出九节鞭和军用马刀,将马刀架在张某的脖子上,逼着张某喝下了两大碗酒。
  张某被张炳宏折磨得不省人事。一位有良知的女出租车司机在看到张某被“请”进张炳宏家后长时间不出来,怀疑张某可能遭到了不测,遂向古浪警方报案。古浪警方将张某从张炳宏家救出后,张某在家中躺了半个月。从此,张某将在古浪县城内的机械设备、银行账户等财物全部转到武威。从1996年夏天到2001年夏天张氏兄弟归案前,这位五尺汉子慑于“张黑瘸”兄弟的威力,未敢进古浪县城半步。
  张炳宏在古浪县城有一座豪宅,这座院子据说是古浪县城内最漂亮、最结实的房子。古浪县城内的平房一般都没有下水,但是张炳宏家中有。更令人称奇的是,张炳宏家中拉有一条电力专线月,张炳宏打算盖一院新房,但是他又不想自己花钱,于是他便想出了一个办法——到处敲。此后,张炳宏先后多次到古浪县城内的建筑工地上向包工头丁某、胡某、许某等人敲诈了沙石、钢材、水泥、砖头等物,又强迫一建筑工地老板派出民工,为其修房。一位为张炳宏修过房子的大靖民工对记者说,在修房期间,张炳宏不给吃,不给喝,更不给工钱,有五六十人白白为他干了半个月活。房子修好后,张炳宏又从一商人处敲诈了价值2800元的板材,从另一商人处敲诈了价值4000元的铝合金门窗,从一沙发店老板处敲诈了价值2000余元的沙发两套。
  据张炳宏交待,他修了价值十多万元的房子,小到一块砖头,大到一块楼板,都是敲诈来的,有些物品是从哪里敲诈来的,连他自己也说不清。
  张炳宏家中的每一间房子里(包括厕所里)都装有一台5千瓦的电炉子,取暖、做饭、照明,他家中都用的是电力。用这么多的电,张炳宏十多年来从未交过一分钱的电费。让人惊奇的是,张炳宏家中没有装电表,拉有一条电力专线。张炳宏归案后,武威警方向古浪供电部门调查这条专线是怎么拉的,是哪一年拉的,为什么不收电费等,古浪供电部门竟没有一个人表示知道此事。
  在古浪县,张氏恶名是“张黑瘸”、张炳宏等兄弟及其家人的一块“金字招牌”。利用这块招牌,他们到处吃拿卡要。
  一次,张炳宏去街上买面粉,当他走到大什字马某开的饭馆门前时,便向马某要了两袋子面粉拿回了家。一次,在一个卖肉摊子旁,张炳宏想喝啤酒,便顺手拉开卖肉人的抽屉,抓起一把钱去买啤酒。
  “张黑瘸”、张炳宏的母亲和媳妇上街买菜,也常常打着张氏恶名强拿强要。有时遇到不认识她们的菜农,她们就自我介绍:“我是张炳宏家的人,我先把菜拿去,让张炳宏来给你们结账。”久而久之,很多菜农和菜贩一见张家的人来买菜,就拉上架子车逃跑,跑不及的,就只好拱手相送。张氏恶行罄竹难书
  从2001年3月份起,武威公安部门对张氏恶行进行了长达8个月的调查和取证,初步认定了张氏兄弟的犯罪事实。
  1994年至2000年间,“张黑瘸”先后采用威胁、恐吓等手段,敲诈现金、摩托车、古浪张黑瘸出狱了手机等钱物,总计28670元,财物折价6250元,全部供自己挥霍和使用。“张黑瘸”还多次向吸毒人员马进仓、丁建平、曹毅、杨高华等人卖毒品27.42克。
  1997年7月,张炳宏在其家中,以注射杜冷丁感觉美妙为诱饵,给李某注射杜冷丁两支,致其成瘾。1998年6月,张炳宏在其家中胁迫关某注射杜冷丁,当关不从时,张炳宏唆使李某、谢某、赵某给关注射杜冷丁,致其成瘾。
  1998年初,张炳宏、赵立斌敲诈古浪县农机公司价值6800元的金蛙牌三轮车一辆,张炳宏只付给农机公司2000元,赵立斌把这辆农用三轮车以6000元卖掉后,赃款据为己有。
  1997年10月,张炳宏指使李某、陈某(在逃)将古浪县古丰乡一农民的吉普车敲诈,后以3000元出卖。
  1996年,张炳宏独自到古浪县城某饭馆敲诈现金1700元;1998年秋,张某和赵某多次到古浪县大什字马某的饭馆进行威胁,敲诈现金5000元,赵得款2800元,张得款2200元。
  但张炳宏仍不罢休,又多次带领李某等人到马的饭馆白吃白喝。一次,酒足饭饱的张炳宏跑到饭馆后堂对马某的妻子动手动脚,马某制止时,张炳宏提起一壶开水,从马某的脖子上浇下去,马某被烫伤。后来,马某被逼得走投无路,离开古浪流落他乡。
  1998年8月,张炳宏还多次在其家中向关某等人贩卖毒品24.5克。
  张家的老三张炳和于2000年八九月份,在古浪某建筑工地上以交手机费为由敲诈工地包工头现金1500元。1999年6月,张炳和伙同谷强到古浪王某工地上以收取保护费的名义两次敲诈王某8000元。同年9月,张炳和再次到王某的工地上敲诈价值2800元的钢材。2001年春张炳和到办公室直接向刘敲诈人民币500元。
  张家的老五张炳峰1993年伙同郭茂山(在逃)敲诈陈明现金1000元,王武现金500元。1999年,张炳峰伙同郭茂山敲诈李强价值810元的万利达VCD一台,供自己使用(后张炳峰家被盗,VCD同时被盗)。1999年5月至10月,张炳峰到古浪县出租车行强行向出租车司机多人收取保护费1500余元。1998年以来,张炳峰还多次租用王某的出租车,使王损失550元。1999年-2000年,张炳峰还利用张氏恶名,敲诈古浪一沙发店价值1000余元的沙发,一位商人价值400元的驼毛被和丁某、海某现金各800元,王某现金250元。1999年5月,张炳峰伙同丁显成(在逃)在古浪县双塔路口擅自设卡向过路司机收费302元。敲诈现金和财物折价共9348元。
  张氏兄弟在古浪的恶行,激起了古浪人民的极大愤怒。2001年4月6日,原武威地委政法委副书记丁军年(现任武威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接到一群众电话举报:古浪县以张炳林、张炳宏为首的犯罪团伙,在古浪经常敲诈勒索、为非作歹,请求查处。丁军年书记接报后,立即会同原武威行署公安处(现武威市公安局)处长谢东、副处长王福文(现嘉峪关市公安局局长)进行了研究,并得知古浪县公安局对张氏团伙于2001年3月22日进行了统一抓捕,遂决定将此案立为“3·22”专案进行侦破。2001年4月6日,武威市成立了以王福文为组长,古浪县公安局原局长李能文为副组长的专案组,抽调了公安处及古浪县局的35名侦查员,分别成立了抓捕组、审讯组、调查取证组、材料组等4个小组,迅速制定了侦查方案,立即展开侦查。
  据专案组人员介绍,公安部门在预审中共调查案件130多起,查证落实65起,涉案现金及财物折价24万元,调取犯罪证据材料260份,形成案卷13本。目前,此案已移交检察机关进行检察审理。(编辑:若愚)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