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古浪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4273

积分

0

好友

1349

主题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1-31 20:19:06 | 查看: 47| 回复: 0
摘要: 2013年08月22日 来源:晶报忏悔是一个人完成现代公民转型的必由之路。多一个忏悔者,历史的阴影就坍塌一部分,社会就多一份希望对文革受害者进行道歉与忏悔,成为越来越多人实现自我救赎的一种努力。8月20日,网上现开国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反思文革的道歉信,他在信中表示,“作为当时(北京)八中学生领袖和校

正文:

2013年08月22日 来源:晶报

忏悔是一个人完成现代公民转型的必由之路。多一个忏悔者,历史的阴影就坍塌一部分,社会就多一份希望

对文革受害者进行道歉与忏悔,成为越来越多人实现自我救赎的一种努力。8月20日,网上现开国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反思文革的道歉信,他在信中表示,“作为当时(北京)八中学生领袖和校革委会主任,对校领导和一些老师、同学被批斗,被劳改负有直接责任。”向“曾经伤害过老校领导、老师和同学”郑重道歉。这一道歉信得到了北京八中校友的证实。

诚如陈小鲁所说,文革是个“令人恐惧的年代”。人类社会的几乎所有罪恶,在那个特殊年代里都暴露无遗。规则、法律、人性都遭受极大扭曲。一名当年的右派曾在一篇回忆文章中写道,多年以后,他只要听到“红卫兵”这个词语,还会不由自主、条件反射地打一个寒颤。文革对一个人的摧残程度,由此可见一斑。记忆无法清零,道歉与忏悔,是我们面对那一页耻辱历史的第一步。

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全国各地已有越来越多的文革亲历者作出了这样的姿态。自61岁的刘伯勤在杂志上刊登广告,向“文革”中受到自己批斗、抄家和骚扰的众多师生、邻里道歉后,河北的宋继超、安徽的张红兵、湖南的温庆福、山东的卢嘉善、福建的雷英郎等都在报纸上分别向文革中被自己伤害过的人道歉,直至陈毅之子陈小鲁公开自己的道歉信。这种自发的道歉与忏悔证明,人性总是相通的,良知与一个人的年龄、职业、籍贯、身份、地位等都无关,一有机会,无论过去了多久,它都会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正是从这个角度看,这样的道歉还是显得太微弱,勇于面对内心的人还是太少了,沉默的依然是大多数。一个意味深长的细节是,律师张红兵忏悔自己当年举报母亲致其被枪决引起强烈反响,可其堂弟无法理解这种自揭家丑的行为,他给张红兵发来短信:“我真不知道:事隔40多年了,至今还在诸多报纸、网络上大量登载有何意义?”

是的,这不是张红兵堂弟一个人的责难,也不是张红兵一个人的困顿,类似这样的质疑在当今社会是一种分贝不低的声音,所以,要让更多人学会自觉洗刷历史淤积于个体身上的污浊,我们必须直面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忏悔?忏悔文革在今天到底有什么意义?

巴金先生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倡议建立“文革博物馆”时就说过,“脱下面具,掏出良心……只有牢牢记住‘文革’的人才能制止历史的重演,阻止‘文革’的再来。”实际上,正是因为忏悔与反思缺席,很多人既看不到“现在”,也看不到“过去”,对很多人来说,“文革”作为国之浩劫的感受在淡去,而对“文革”的浪漫想象被有意无意地强化。

必须记住,呼唤道歉与忏悔不是为了培养仇恨,而是为了驱逐促使罪恶继续发酵的因子。对于历史,可以不“计”前嫌,但不能不“记”前嫌。遗忘与回避是最大的背叛。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文革并未远去,无论是弥漫在网络上还是现实生活中的一些暴戾之气,动不动喊打喊杀,这种崇尚暴力而藐视法律的思维,都潜藏着蠢蠢欲动的文革病毒。文革是全民族的灾难,无论对个人还是对国家而言,如果不能培养应有的忏悔精神,不能彻底告别文革,就无法完成现代化的转型。

忏悔是一个人完成现代公民转型的必由之路。多一个忏悔者,历史的阴影就坍塌一部分,社会就多一份希望。陈小鲁说得不错,“没有反思,谈何进步!”期待这种忏悔与反思的声音能触动更多人的内心,乃至否定文革凝成更坚定的共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