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城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6万

积分

0

好友

2万

主题

发表于 2020-6-29 07:37:13 | 查看: 88| 回复: 0
许言说:「你救他做什么?这家伙就是个泼皮无赖★,整天在镇上偷鸡摸狗,人人恨不得唾他一口唾沫。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正好可以替你做水鬼,让你去投胎。」  六郎说:「因为我是被淹死的,理论上属于横死,我们这类横死鬼万一要是临死前再有什么心愿未了的话,那就很容易变成地缚灵○。像我,就得一直困在这座断桥旁■,寸步都不能离开。地缚灵投胎转世的机会比较少,除非能等到同样在这里淹死的人来替代我。」  黄三搂着他到墙角蹲下▷,说:「都是好兄弟,有发财的门道怎么可以不和哥哥说一下呢?说吧,最近哪里搞来这么多鱼?」  一个叫尾生的年轻人与一位姑娘相约一起远走高飞◆。黄昏时分,尾生来到桥上等候。大雨倾盆而下■,姑娘迟迟不来★,尾生抱着桥柱不走▲,最终被水淹死。  两人一拍即合,于是黄三带着许言回了自己的家,摇着黄三的渔船再度回到兰溪上。  困意渐渐涌了上来,小侄子念书的声音越来越远▽。就在许言觉得自己快睡着的时候•,他忽然看到六郎从院子里冒了出来。  许言站在船头,朝岸上正领着一帮子泼皮在滩头吃瓜的黄三望了望,他多希望对方能良心发现,适可而止。  六郎听到最后几个字,神情一愣,但随即又笑道:「没事,翼城上吴做鬼也没什么不好,我现在有许兄你陪我,已经比从前快乐许多了。」  许言说•:「哪里话,大哥虽然平时经常揍我,那也一定是看我身子弱•,想替我强身健体。俗话说得好,翼城上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  自己费尽心思想帮他投胎他反倒不领情△,还让自己得罪了黄三。等这货醒来,多半不会放过自己▽。  许言问△:「我看这兰溪的河道也不算窄,水深少说也有十几尺□,翼城上吴你当水鬼这些年难道就没有别人不幸落水吗▼?」  等到了第三天下午,许言搬了一个躺椅▼,坐在院子里听小侄子念书。侄子背到《庄子·盗跖》,正翻来覆去地念叨: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  六郎挠挠头:「你说的有道理,但放心,我也不是什么坏鬼,不然,我为什么要救你•。」  很多人笑尾生傻,白白害死了自己。但这个故事其实并没有就此结束,它化在《聊斋》里,等待有心人揭开这段像轮回一般的谜题-。  两岸也许是几百年都没人来过,杂草长得齐人高…,参天的古树更是将枝冠垂到了水面上,翼城上吴浓密的枝叶里传来许言从没听过的兽叫和鸟鸣。  因为牌九输给了镇上的黄三,没钱抵债,只好替广大人民群众□,当然主要是黄三▪,去以身犯险地解开兰溪水鬼之谜○。  黄三说:「哎呀▷,还是兄弟考虑周全○,咱就趁着天黑赶紧过去再捕两网,」  许言理了理衣服★,神秘兮兮地说:「其实也没什么。大哥前段日子不是安排小弟去兰溪捉鬼吗?结果小弟去了之后发现●,鬼是没有,那兰溪底下,翼城上吴历翼城县合并市史上有过哪些悲剧性极强的人其实藏了一处鱼眼◁!翼城县合并市只消把网往鱼眼上一撑,不用半日◁,就能捕到满满一网的鱼□。」  许言慢慢把眼睛睁开▼,看到六郎脸上一副欲说还休的委屈表情。于是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嘴笨。」  许言在水里胡乱扑腾了几下,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面向河底、倒立在水中的姿势▽。  许言时不时就划着小船到兰溪上打鱼,他本来是个打鱼废柴▼,但在六郎的帮助下却每天都能在兰溪捕到满满一船的鱼△,甚至不乏一些寻常很难遇到的水族奇珍,这让许言渐渐变得阔绰起来。  等快到断桥的时候,他示意黄三停下,然后说▼:「差不多就是这里○,你往水里去看看○。」  阔绰起来的许言颇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帮自己发家致富的是六郎,自己却不能回报给六郎什么★。他想着要不给六郎烧点纸钱,却发现六郎好像也用不到。  划着划着◁,许言注意到,不远处雾霭重重的水面上,横着一座坍塌的石桥★。断裂的石头堵塞了水面△,留出的缝隙不是很大-,恰好让他这小船无法通过▽。  但黄三没有良心,他吃完手里的瓜,就将瓜皮朝着许言用力投了过来,催促他赶紧往前划。  小船向着断桥越漂越近,许言收拢起橹杆,立在船头,开始慢慢观察着这座断桥。  断桥明显荒废了许久●,石缝上长满杂草和苔藓□,桥头竖着一块碑,碑上隐约还能看到两个字:蓝桥。  六郎摇摇头说•:「黄三平日里是横了点,但也只是性子有些顽劣◆,没什么大恶,不该替我去死。」  兰溪镇的民风自古就比较彪悍,这让身子骨不太行,打鱼水平不太行,整天只会念几句酸诗的许言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所以他经常被以黄三为首的恶势力欺负。  相处得越久,许言其实越心疼他。他在水底下寂寞了六百年○,每次许言出现△,六郎都会格外高兴△,拉着他问东问西。别说是许言从书中读来的故事,即便只是兰溪镇上鸡毛蒜皮的事情,六郎也听得津津有味◇,并时常流露出无比向往的神情◆。每当这时候,六郎越是激动…,许言就越是心疼-。如果六郎不能投胎,他就得一直困在兰溪,和水底的一堆石头人继续再聊六百年的天。  他闭上眼在心里默念,黄三啊黄三★,你这泼皮无赖平时好事没做多少,现在替六郎来做水鬼▲,也算是善功一件○。翼城上吴我会替六郎好好谢谢你,逢年过节帮你烧点纸钱▲。  许言刚想反驳做人有什么好的▪,但想到自己并没有做过鬼◁,对于做人是不是就比做鬼好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发言权,于是就换了个问题:「那你为什么不投胎呢▲?」  可就在这时,他用余光看到一具「沉尸」似乎活了过来,并以极快的速度向着自己游来。翼城县合并市  六郎补充道▪:「你放心▪,我真的没有恶意。我好久没见到人了,你我相逢是缘▷,大家不妨坐下来聊聊天,喝喝茶,欣赏欣赏水边的风景,你有什么想聊的吗?」  有天下午,黄三看到许言再次扛着一筐鱼得意扬扬地回到镇上,不由分说就把许言拉过来一顿胖揍。  六郎说•:「我就是顺手把你从水里捞起来,你要是没事儿的话,不妨留在这里陪我说说话,毕竟我六百年都没遇到个人了,很寂寞。」  许言急道:「你水里泡了六百年,什么时候能轮到自己去投胎?你要在这破地方当鬼当到永不超生吗▪?」  他搂着许言说:「看来是之前有人发现了鱼眼,所以故意编了这么个闹鬼的故事吓唬我们。我早就怀疑有问题△,所以才派你去调查调查。你不要怪大哥,大哥也是用心良苦◇。」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